色差門

來源:陶城網-陶城報 作者:佚名 2014-04-03 點擊:3044次 A- A+

 

  事件回放

  2013年末,應越南客戶的需求,廣州貿易商邱先生與岑溪市新鴻基陶瓷有限公司(以下簡稱“新鴻基陶瓷”)佛山業務員黎某訂購了一批規格為600×600(mm)的全拋釉產品,該批產品型號為6A007,色號27,數量為620箱,要求為優等品。

  據邱先生稱,由于第一次與新鴻基陶瓷采購產品,且裝貨不在佛山,邱先生多次叮囑黎某務必保證產品質量,色號必須為確認樣板的27色,黎某亦多次向邱先生承諾一定保證產品質量,絕對是優等品,肯定是同一色號。于是交易達成,貨物順利運往越南客戶處。

  但是兩周之后,越南客戶向邱先生投訴所交貨物完全不能使用,色差巨大,越南客戶要求賠償及承擔違約責任。邱先生立即向黎某反映情況,要求解釋,但未能得到積極回應。

  由于越南客戶頻繁向邱先生投訴,要求處理問題,邱先生便親自前往越南客戶倉庫查證問題,查證結果令他十分吃驚。新鴻基陶瓷所交貨物并非一個色號,而是僅外包裝就標示有3種色號(27,A1,A3),抽查數箱就發現有9種不同顏色。

  這620箱瓷磚最先是被運到工地,被發現色差嚴重后退回越南客戶處,該批貨物滯留在倉庫已近三個月。越南客戶被工程方追問解決方案及索賠,多次折騰令該越南客戶及邱先生無論在經濟上還是信譽上都蒙受了較大的損失。

  在此期間,邱先生向新鴻基陶瓷企業主黎富華提出以下解決方案供其選擇:(1)新鴻基陶瓷重新排產一批27色號瓷磚,按照原訂貨數量,包運費送至該越南客戶倉庫(運費參考:門到門,從南莊至越南是5元/片);該客戶倉庫原有貨,新鴻基陶瓷可派人將其拉回中國,費用自理;(2)以現金賠償越南客戶直接與間接損失人民幣4萬元(包括物流費、人工費、業主索賠及聲譽損失),以補償及安撫客戶;(3)新鴻基陶瓷建議的其它不讓客戶產生損失的合理方案。

  然而,事情的棘手程度遠遠超過邱先生的預想。據邱先生稱:“從2014春節前開始交涉至今,新鴻基百般推搪,業務員黎某至今未曾解釋為何發生這樣的問題,其老板黎富華遠在廣西,不愿面談,將問題推給業務員,稱誰賣貨給你就跟誰談,但業務員說權限在老板手上,要賠償或重新發貨都需要老板同意。黎某應承幫忙約黎富華,但至今已近三個月,越南客戶的工程受耽誤,賠償也無下落,一堆垃圾放在倉庫里。”邱先生無數次撥通黎富華的手機,但得到的是無數個“您撥打的手機已啟用來電提醒”。

  最后由于越南的工程合作已被取消,越南客戶不再需要該批瓷磚,因此提出將貨物降級,新鴻基陶瓷賠償差價,且經過邱先生的多次努力,該越南客戶同意不計較其它損失。

  降一級廠家賠償3元,兩級即6元,但黎富華只肯賠一級差價3元。邱先生認為:“這樣的賠償根本不符合那批貨的價值,因為那批貨當做一級品肯定是賣不出去的。”

 

右上方標有“A27”瓷磚是邱先生制定貨物色號,其它均是不符合要求貨物(照片由邱先生提供)
右上方標有“A27”瓷磚是邱先生制定貨物色號,其它均是不符合要求貨物(照片由邱先生提供)
 
	在這批型號為6A007、色號27的全拋釉產品中,僅外包裝就有3個色號,當事人邱先生抽查數箱就發現有9種不同顏色(照片由邱先生提供)
在這批型號為6A007、色號27的全拋釉產品中,僅外包裝就有3個色號,當事人邱先生抽查數箱就發現有9種不同顏色(照片由邱先生提供)
 

 

  老板員工“踢皮球”

  資料顯示,新鴻基陶瓷位于梧州陶瓷產業園岑溪大業集中區歸義片區,由黎富華投資興建,第一條生產線于2010年正式投產。據了解,新鴻基陶瓷在業內具有一定知名度,以超白拋光磚出名,近年來由于全拋釉大熱而開始涉足全拋釉產品的生產。邱先生認為,價格便宜一向是新鴻基陶瓷的優勢。

  邱先生向記者出示了他與新鴻基陶瓷交易的相關短信信息,包括訂單編號、產品色號、裝車時間及匯款信息等。根據邱先生提供的聯系方式,記者撥打了黎富華的手機號,從未接通。而接單業務員黎某聲稱黎富華的電話一直可以接通,“剛剛我還在跟他通話呢”。而后黎某為記者提供了新鴻基陶瓷廣西倉庫主管的聯系方式,表示可通過他取得黎富華的另一個手機號碼。但與該倉庫主管溝通過后,對方否認黎富華有另一手機號碼,堅稱“找不到老板,手機打不通”。

  記者通過電話,短信,委托業務員黎某、倉管主管傳話等途徑多次試圖聯系黎富華,截至發稿日均未得到回復。

  業務員黎某稱:“我們老板提出降一級處理,每片賠償3元,但是邱先生不同意,所以一直僵在那里。”“這三個月來為了這件事情,我們跑了很多遍新鴻基的展廳,但他們老板長期在廣西,見不到。業務員黎某每次都說幫我們跟老板傳話,但從沒有一次主動打電話告訴我們事情的進展,真的沒見過這樣做生意的。”提起黎某及企業主黎富華的態度,邱先生憤懣不平。

  據悉,邱先生唯一一次見到黎富華,是恰逢黎富華回佛山展廳的時候,而黎富華給出的回復是:“誰賣貨給你,就跟誰談。”

  小客戶弱勢地位難改

  廠商糾紛向來是陶瓷行業的熱議事件,而由產品質量引起的糾紛在出口貿易領域尤其突出。伊斯曼(泰國)建材有限公司(以下簡稱“伊斯曼(泰國)”)財務總經理吳增燦告訴記者,伊斯曼集團旗下佛山市伊斯曼建材有限公司主要負責產品的采購與出口,伊斯曼(泰國)則負責泰國市場的銷售業務。“在達成合作前,我們都會嚴格審核供應商的資質。若出現質量問題,供應商一般不會逃避責任,因為我們是工廠的大客戶。”吳增燦表示。

  事實上,伊斯曼(泰國)從國內進口的瓷磚也出現過一些質量問題,如色差、翹邊、崩角、紋路變樣、色澤暗沉、面上有油印等問題。據吳增燦介紹,根據質量問題的嚴重程度,伊斯曼(泰國)會通過圖文形式將貨物實際情況反饋給供應商,或將問題產品寄回供應商處,或請供應商相關負責人到泰國親自開箱檢查、核實。

  由于手續麻煩、費用高等原因,將問題貨物全部退回出口國是較難實現的,因此一般情況下進出口貿易商不會采取此類方式。“通常我們會以超低價處理問題產品,基本上也賠本了;或者將不合格產品加工成合格品再銷售。另一種方式就是向工廠索賠。”吳增燦稱。

  佛山市駿景實業有限公司(以下簡稱“駿景實業”)J&J品牌經理李駿表示:“很多時候,廠商糾紛也是對各方力量的一種考驗。相對來講,小公司的談判權力不大,一些大買家不敢找小的貿易公司接單。出現問題的時候,貿易公司力量的大小對糾紛的處理會有些影響,會有些區別對待,因為大公司的采購權不一樣。”

  “陶瓷行業是一個門檻低,但水很深的行業。”曾有人這樣形容過陶瓷行業。據了解,在廠商糾紛中,有一部分是雙方對某些操作的理解不一致所導致。廠家會將一些做法視為企業的慣常操作,而如果貿易公司一開始對廠家的慣常做法理解不到位,那么出了問題,廠家自然就不會理會貿易公司。

 

  規范流程規避風險

  事實上,此次糾紛中邱先生與新鴻基陶瓷的交易也出現多處不規范操作,如口頭下單、無書面合同,出貨時沒有驗貨等。

  據駿景實業商務部經理李炯霖介紹,出口貿易首先要從法律層面上進行風險規避。“每一筆交易一定要訂立書面合同,對標的、質量要求、貨期、違約處理等方面進行明確規定,其中付款、質量問題這些條款尤其需要重視。如果企業在這些方面做得不夠嚴謹,就會對以后處理糾紛帶來麻煩。”李炯霖告訴記者,若合作不存在合同,那合作方在一定程度上就會有僥幸心理,不利于合同的執行。

  據介紹,駿景實業基本上會對每批貨物進行跟線與驗貨,即不論工廠在佛山或者外地,駿景都會派人去生產線或者裝貨現場進行跟蹤、把控。“有些工廠是很不保險的,尤其在客戶對產品質量要求比較高的時候,我們尤其要在操作上盡可能規避掉任何風險。”

  在陶瓷行業,由于存在取證困難等若干問題,因此通過法律渠道解決糾紛是不大現實的,而有時候雙方協商也解決不了實際問題。“工廠能賠付的數額并不大,最多就賠償貨值,但實際上一旦出現問題,涉及到的就是一連串的費用,包括運費、關稅等等。”李駿表示。

  因此,在行業參差不齊,大工廠也時有質量問題發生的背景下,整個交易流程的規范和監控至關重要。據悉,今年駿景實業提供了一項名為“買斷質量”的服務,即為一些時間、精力有限的個人貿易商提供工廠質量監督服務,根據客戶的要求提供法律文本把控及對工廠生產進行跟進等。而在出貨的階段,駿景實業還會派團隊現場驗貨。

  李炯霖稱:“其實我們一直都有這項服務,但今年會加大力度推廣,因為現在這種市場需求在增長。”

  提高風險意識

  據消息人士透露,2013年中國出口信用保險公司的出口受損賠付案件的數量呈數倍增長,攀至歷史新高,業內人士認為這正說明了國際貿易風險的攀升。

  外貿出口流程中涉及的文本較多,除了買賣雙方之間的法律合同,操作過程中也涉及諸多第三方單位,如船公司、貨代等。律師周功勝表示,企業應盡最大可能收集及保留交易中留存的合作證據,如送貨單、報關資料、溝通記錄(包括錄音或函件)、發票等。

  國際貿易中,買家以質量問題投訴出口公司、要求賠償的情況乃行業常有之事,對于此類糾紛,法律合同的規定與合同履行階段的全程跟進對決定糾紛的承擔責任產生重要作用。風險規避意識較強的外貿人會這樣提醒購買低端產品的客戶:“你買這樣低價的產品,就要做好出現質量問題的心理準備。”

  此外,李炯霖提醒,出口貿易需要特別注意的一點是貨代等第三方單位。據悉,有時候買家會自己指定貨代公司,在貿易公司跟貨代公司不熟、不存在合同關系的情況下,風險就容易產生。“業內曾經發生過一起嚴重的貨代‘坐地起價’的事件,當時這家貨代是一個俄羅斯買家指定的,而不是出口公司自己長期合作的,結果這家貨代公司就拿著提單要挾廠家,索取重金。”

  業內另一大型進出口企業相關負責人表示:“在競爭日益激烈、利潤趨薄的態勢下,如果廠家經常以次充好,那肯定是要死掉的。而在外貿風險逐漸攀升、法律維護成本相對過高的情況下,行業是否有可行的途徑解決糾紛,維護企業的合法權益并規范行業的發展?”

0網友評論
品牌推薦 >>
  • 熱門文章 >>
    不死码